上高捷扬生活网 门户 免费小说 查看内容

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

2022-5-29 20:47| 发布者: YiHYcCgb| 查看: 389| 评论: 2

摘要: 大家好,我是冬日暖阳,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,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!《贫道真不想搞钱啊》作者:六月观主贫道真不想搞钱啊简介: 贫道斩妖除魔,只为替天行道,庇护人间安宁,跟 ...

大家好,我是冬日暖阳,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,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!


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


《贫道真不想搞钱啊》作者:六月观主

贫道真不想搞钱啊简介: 贫道斩妖除魔,只为替天行道,庇护人间安宁,跟赚钱这事儿实在没什么关系。“宝寿道长,道观才建一半,咱们又缺钱了。”“呔!待贫道再斩它几头妖魔回来!”你说这么...


精彩回顾:王山将事情来龙去脉,都说了一遍,然后取出药散来。

宝寿道长错愕了一下,然后接过药散,打开一看,眉宇一扬。确实是纸灰,正确的说,是符灰。

他虽是道士,但没有继承前身所有的记忆,在制符造诣这方面,更是一头雾水,不过他细看之下,这符灰确实带着些许微薄的气息。

其中气息微弱,本身却也不强,似乎也没有什么邪异之处,倒真像是驱邪治病的。但一个修行人,扮作赤脚郎中,四处派发符纸,又是什么道理?

“宝寿道长?”王山迟疑着问了一句。

“确实是符灰,气息中正,并无邪异。”宝寿道长出声说道:“如果这符灰出自于那个名为陈三水的赤脚郎中手里,那么他应该也是我辈中人,所学之法也并非邪门魔功,算是中规中矩的正经修行法门。”

“那这符灰能治病吗?”王山又问道。


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


《公子别秀》作者:荣小荣

林秀一觉醒来,世界已经截然不同。有人力拔山兮,扛峰举鼎;有人举目千里,一览无遗;有人御风而行,逍遥天地;有人隐形匿迹,来去无踪……秀就完了。


精彩回顾: 林秀看着此人,心中大喜,没想到才刚来异术院,就捡了个宝,雷霆啊,这可是少见的天阶异术,威力比冰之异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这一刻,林秀已然下定决心,这个朋友,他交定了。

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,对这青年道:“说起来我和李兄同病相怜,我也是刚刚觉醒了冰之异术,却只能在黄字院混日子……”

相同的境遇,相同的审美,立刻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冰之异术,雷之异术,都是天阶异术中排行前列的,稍微天赋好一点,在任何地方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,未来的国之栋梁……

奈何两人都是空有能力,没有天赋,说起来还不如觉醒一个黄阶能力,至少不会觉得可惜。

就这样,同病相怜的两人,一见如故,便在原地热切的闲聊了起来。

而此时,殿内不少女子的目光,也都投向了两人。


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


《拔剑就是真理》作者:乘风御剑


证据不足火力来凑!射程之内遍地真理!比如,你要和那个金丹期修士讲道理,你可以带着这颗两百亿吨当量级的氢弹去。

如果你的对手是大宗门,我建议你买一颗已经加速到六十公里每秒,直径十公里的陨石,对准他的宗门,他们绝对会希望你有话慢慢说。

嗯?敌人占据了一整个世界,霸蛮无礼?这颗太初黑洞就很适合了。

精彩回顾: 清醒过来来的柳承渊还感觉脑袋有点沉。

  “辛亏我的心神等阶达到了第二阶,换算成一号的精神刻度为二十八刻,如果是其他炼气境修仙者,别说撑三天三夜了,一天一夜就是极限了。”

  柳承渊倒算明白,为什么天机术重数往往和修为挂钩。


  天机术是软件,自身的心神就是硬件。 硬件不行,软件再好也难以运转。

  休息了片刻,彻底回过神来的柳承渊重新将目光转向天机镜。

  老祖都回来好几天了,仙炼宗在黑岭山脉那边应该也站稳脚跟,是时候将自己的“火源灵珠”要来了。

  心想着,他借助一号,进行一系列验证,不多时已经顺利的以“祝融”置身于天机界中。

  一到天机界……


  他马上接收到了一则则信息。同时,还有十二个界域邀请 是的,十二个。比当初太一时期多得多。

  柳承渊用天机镜进行一番转译,顺利辨认出了其中四个界域 其中三个,是太墟之光、九域峰、人道永昌。  剩下那个……  墟天界。


四本超级解压的神级小说,主角脑路清奇,让人一看笑得肚子疼


《从杀猪开始修仙》作者:张老西

俗话说“死了张屠户,不吃带毛猪。” 余塘县欺行霸市的张屠户被狐狸精榨干身子而死,百姓正高兴之际,却发现对方死而复生,变得更凶更霸道,还学会了法术, 从此,看着他翻江倒海,横行天下… 这里有剑客长啸,古道西风, 这里有书生赶考,荒村破庙, 这里有妖邪肆虐,荒山大泽, 这里有练气全真,上古秘境…


精彩回顾: 夜色苍穹,一轮残月闲云半掩,于参差低垂的云层间漂浮不定,野林忽明忽暗,晦影重重。

一排灯火于林道间隐隐闪烁,渐行渐近,依稀可见有人高举火把,有人打着灯笼。

车轱辘吱吱呀呀,火把摇曳间,清晰可辨一张张疲惫的脸,不时紧张地向后张望。

队伍前方,一名蓄着长须,身背大枪的中年人松了口气说道:

“大哥,那小贼应该被我们甩开了。”

他旁边,一名身材高大,长方脸的汉子眉头紧皱,“切不可大意,这趟关系着我们镖局的生死存亡,一定不能失手!”

旁边的中年人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四周,“大哥,兄弟们尽挑小道赶了一天的路,是不是找地方休整一下?”

方脸汉子扭头看了看身后十几名疲惫的汉子,沉思了一下,“兄弟们,出了这片密林,我们找个空地扎营。”

“是,镖头!”

阅读更多内容;搜索公众号:怡人悦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赣ICP备19003389号 )|上高捷扬生活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