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高捷扬生活网 门户 免费小说 查看内容

小说:长姐(5)

2022-6-25 08:41| 发布者: pAxvOHtH| 查看: 389| 评论: 3

摘要: 挨到休息,唤第也没有想好要不要走,走,能到那里去,兜里没有几个钱,只够回家的路费,这里还有吃的、住的。她犹豫不决。  饭食说是免费的,但没有一点油水和荤腥,要吃炒肉、炒菜就得自己掏钱,唤第和珍珍只有咽 ...




小说:长姐(5)


挨到休息,唤第也没有想好要不要走,走,能到那里去,兜里没有几个钱,只够回家的路费,这里还有吃的、住的。她犹豫不决。

  饭食说是免费的,但没有一点油水和荤腥,要吃炒肉、炒菜就得自己掏钱,唤第和珍珍只有咽口水的份儿,两个人的口袋里都很窘迫。

  吃饭的时候,工头没再将大家分开了,全部人聚在一起,除了她们,还有二十多个人,分配在不同的砖窑里。大多是妇女,男性极少,一个个如同饿狼吞食,劳累了一天,任何食物都可以是美食。

  肚子里装下了些食物,说话声音才慢慢起来,大多是骂这难吃的饭菜,进而唠唠家常,说说这难熬的年成。

  唤第和珍珍听着大家议论说,家里颗粒无收,要是这里拿不到工钱,要到无米下炊的地步了。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听着,她的心头有些难过起来,担心家里真的因为交不起罚款,已经被封了,想着母亲会没地方住。心头有些痛。

  咽着有泔水味道的白面馒头和菜汤,她开始想家了。


小说:长姐(5)

  没想到在外头会那般辛苦,此刻,全身上下像是被浇筑了铁水一般的沉重。

  想到早上那位大姐说的话,她拉了拉珍珍,看了看周围的人,打算再问问能不能拿到工钱的事儿。

  “钱,你得凭本事要。”

  那位大姐毫不顾忌地大声说道,同桌的几个妇女跟着笑起来。两个年轻姑娘不晓得她们说的具体是什么,但觉得很是不好意思,闹了个大红脸。

  反正,综合那些信息。这钱好像是有的,好像又不属于自己。

 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碎了几块窗玻璃的临时食堂,唤第、珍珍和昨天几个新来的女孩别工头叫过去了。

  “看了你们一整天,虽然不卖力,但还是能做活的。都可以留下来。都过来登记一下,记好上工的日期和天数。”

他扬着一个本子大大声说着。

  “老板,一天多少钱,工资什么时候发?”

  雀斑姑娘大声问道,她这一问,叫住了几个想要立马上前登记的女孩。她们又将迈出的脚锁了回来。

  “赵美芳,就你屁话多。”

  小伙子十分不满地大声呵斥她道。

  “这的干活不都得问清楚啊。”

  赵美芳不屈不挠地说道。

  “我不是老板,做得好的三百多一个月,差得两百多。工资活计干完了就结。”

  他不耐烦地解释道。

  “这活计不是一年四季都有吗,那不是一年都不给啊。”

  她尖着嗓子问道。

  “哼,你想得真美。这年成,方圆五公里之内的厂子,也就这里正常开工,你去看看罐头厂、小食品厂子,那家的机器是转着的。地里庄稼收不上来,那里还有材料做的。明白了吧,我们这啊,若是老天再不开眼,大概也就还能撑个一年半载吧,等那些有积蓄的人家盖完了房子,这里也没戏了。”

  他十分不屑地说道。

  唤第抽了口凉气,对他说的话半疑半信。昨天,大肚男人带他们去的那厂子里不说是招满人了吗,有人就说明有事儿做啊。

  “快点啊,不累啊。整完了赶紧睡觉去。”

  他毫不客气地对着几个人大声说起话来。

  唤第看着同伴一个个上前去登记,手心出了汗,她害怕别人笑话她不认字,不会写字。她磨蹭着,等大家都登记完了,才走上前去。

  小伙将本子递给她,她没接。


小说:长姐(5)

  “不想做啊?”

  他抬起眼十分不满地看着她,看来是对她的磨蹭忍耐到极限了。

  “不是,不会写字。”

  唤第低声说道,脸涨得通红。她只认得数字,会算账,能用钱,再多的就啥都不会了。

  对面的人认真地看了她几秒钟,没有说怪话。

  “叫什么?”

  他的声音柔和了一些。

  唤第一直觉得小名难听,于是怯怯地说出了爷爷给起的大名,本是为了上学用了,不曾想学堂的大门都没迈进去过,理由是要帮助母亲做家务。因为她的肚子一直大着,有时候还不得不躲到很远的亲戚家去,掩人耳目。到了这最后一胎,他们居然这般明目张胆。唤第不想去考虑,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局。

  “张月灵。”

  小伙捏着笔头,认真地想了想,写上了上面的三个字。光凭她说的音,他觉得应该是这样的。于是,唤弟在这里就成了张月灵。

  “这里真的能拿到工钱吗,我很需要钱,家里干旱,没有粮食了。”

  唤第还是想要在他这里确认一下。

  “刚才不都解释过了嘛,我说了不算,得找老板。”

  他极度不耐烦地回答道。

  张月灵收回了老板在那里的问话,回到那乌漆嘛黑的屋子里。屋子里的霉味浸润了一晚上的人气,不那么重了。

  屋子里很安静,一个个都被累得没有脾气。她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,原本还想着若是这里不行,还能到别的地方碰碰运气,不曾想会是这样的境况。

  她睡得很沉,早上是被珍珍喊醒的,小伙子没有进屋里来敲锣了。按照他说的,得全凭自觉了。几个人听到外头的说话声才慢悠悠起来的。

  张月灵觉得浑身酸痛,一个干惯了庄稼活的人,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。离家真苦啊。

  走进砖窑里,工头已经等在那里了,脸色十分不好看。

  “一个个起那么晚,都不晓得害羞的啊,你们在家还睡懒觉的啊。”

  他不客气地问道。

  几个姑娘当做没听见,各自去忙手上的活计。经过这一天的相处,她们好像瞬间变成老油条了,这监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“哎,那人,你咋就好意思让我们这些女的忙啊,你就在那动嘴。”

  下午,司机直接进到砖窑里催促起大家来,工头也跟着催促。赵美芳不客气地说他道。

  “肖远,你这地位堪忧啊。”

  大肚子司机无情地讽刺他道。

  他一发狠,揪着司机同大家一起干活、装车。工作地上第一次有了笑声。


阅读更多内容;搜索公众号:怡人悦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赣ICP备19003389号 )|上高捷扬生活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